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1.我要你,给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宋若初是吓的迈不开脚步了,他却慢慢挪动了她的身边,抓着她纤细而美丽的脚踝,力道大的几乎捏碎她的脚骨,她吃痛,却挣脱不开,只能低头查看:“容铭远,你干什么呀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宋若初,给我,快点给我!我要死了,我要你,要你——”他抬头,满目赤红,青筋暴突,鼻子里耳朵里都开始流出鲜血,她吓的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就被他也不知从哪儿生出来的一股力气,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背部着地,地板湿冷,坚~硬又冰冷,她尖叫着踢蹬双~腿时,他疯狂的撕扯着她黑色的长裤,她高声尖叫,可他脸上的脸越流越多,滴滴答答的落在她的脸上,她真的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当他紧扣住她的手脚,不带任何一丝犹豫的强有力的冲撞进她的身体时,她哭了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变相的qiangjian,以后,她该怎么面对封先生呢?

    说出去,又有谁会相信她是这么大义凛然的救人一命?而且,她总是在最后关头拒绝封先生的进~入,却不想,被容铭远毫不费力的突破了这防线踝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感官似乎彻底被模糊,只留下心中那一只野兽在咆哮,呐喊,冲~刺,奔跑,一点点发泄着过剩的精力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几次,因为宋若初不知何时已经晕过去,他最后也不知道是精尽还是药效退了,也晕倒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再次醒来时,是在陌生而柔~软的大g上。

    许经年正在给她拔吊针,可看样子,又不像是在诊所。

    让宋若初自己按着止血的棉花球,许经年未她解惑:“是容铭远的家,你受刺激太大,晕过去了,虽然现在没大碍了,但最好还是休息几天,身~下的伤口,也需要时间恢复。”

    下半身传来的疼痛清楚的提醒她过去发生的残酷事实,她冷着脸质问:“容铭远呢?”

    “医院,七窍流血,视力和听力恐怕都会受不同程度的影响。”许经年的回答让宋若初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他吃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药量,所以你也别怪他,当时他也是身不由己,就是让你受难了。”许经年清清冷冷的,可还是安慰了宋若初几句,“这么说吧,是你救了他,不然他现在就躺在医院的太平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讷讷的哦了一声,想恨,想怨,想恼,可所有的力气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,完全找不到着力点,只是再没有办法再容铭远的地方呆下去,艰难起身,跌撞着下g。

    “哎,小心——”虽然许经年伸手去扶她,但还是没有扶住,她摔倒了,一手正好打在g头柜上,打翻上面的一个相框。

    相框里女子明媚的笑脸像一把锤子,直直的敲进她的脑里,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。”许经年伸手扶起她,她推开了她的手,径直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张爱玲说,通往女人灵魂是道路是阴~道。

    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熙熙攘攘的街头,密集的人~流从她身边经过,如雪花般的镜头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就被人撞翻在地,膝盖磕在地上也感觉不到疼痛,自顾自爬起来又自顾自茫然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洗浴中心刚好开门,她在门口的玻璃上看到了自己形容枯槁的模样,那沧桑到近乎惨白的看不出血色的脸,真的是她吗?

    开门的老板娘有些惊异的看着她,询问: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营业了吗?可以洗个澡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。”老板娘把她迎了进去,以为她遭受了什么非人的遭遇,问她要不要报警。

    她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站在热水下,把水温开的很高很高,洗的几乎褪去一层皮,差点热晕过去,老板娘都不放心进来查看了,她才罢休

    皮肤红的好几处都破了皮,淌着血,皱巴巴的,越发难看了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不干净,但老板娘不让她洗了,她只好作罢。要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钱包也没有,全身上下,一分钱找不出。手机也不知落在何处了。

    老板娘怕她想不开,说不收她钱了。

    她留了电话,坚称会把钱送回来的,那行尸走肉的样子看了就让人心慌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来的,灵魂的水分似乎被抽干,她只想拉上窗帘沉沉睡下去,永远不要醒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可开门,看到沙发上坐着安静翻阅报纸的卓尔不凡的男人时,手上的钥匙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封景墨居然,毫无预兆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开口,却发现嗓子干涩的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发出一个枯燥的单音节后,就哑然了。

    封景墨回眸,逆着光辉,黑亮点漆的眸子里盛满光华,看清宋若初那白中带青的面色后,一把放下报纸快步走来,牵起她的手拥她入怀:“若初,你去哪里了,发生什么事了,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

    她庆幸,先洗了澡,否则,该怎么解释这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她躲在他的怀里,闻着他身上清爽干净的阳光气息,逼退眼泪:“好累,可不可以先睡一觉再解释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也不逼她,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她,朝卧室走去,呵护绝世宝贝一般将她放在g上,自己也跟着躺上去,让她头枕着自己的手臂,又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在她的额头上亲亲印下一吻,才道,“乖乖,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径直闭上眼,昏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待她睡着,封景墨一手抚着她干涸的眼角,一手掏出手机,准备让老钟去查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是不期然的想起她曾经说过,封先生,我们既然是夫妻,是不是应该相互信任?我很相信你,你相信我吗?

    遂作罢。

    夫妻。这两个字的分量很沉重,内涵很深刻,封景墨不想破坏这份美好。

    宋若初做了一个很冗长很冗长的梦,这个梦黑暗的她连尖叫都发不出,最后,被迫接受。

    醒来,仍是在封景墨的臂弯里,他英俊的笑脸在她的眼前放大,他细长的手指穿梭在她柔~软的秀发间,沉稳的xiong膛如一座大山替她遮风挡雨。

    她眼中逐渐露出一丝笑意,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岁月静好,该是多美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嗨,封先生,谢谢你的胳膊,现在让它出去活动活动吧。”她挪了挪身体,可以让他僵硬的胳膊抽出。

    他竟然是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,陪着她睡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封景墨稍微活动了一下,沉沉麻麻的,她起身,跪在g上:“我给你按按吧。”

    按了没几下,肚子突然发出不争气的咕噜生,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她面色发红,于是手下按动的更加卖力,封景墨突然按住她的手,满面笑意:“我说怎么按的这么没劲呢,原来是肚子饿了没力气,走吧,先带你去吃饭,吃完了晚上回来给我好好按!”

    他话中暗示的味道太浓了,她想假装听不懂,可羞红的耳根子还是出卖了她,然而一站起来疼痛的下半身又提醒着她昨晚的不堪,她顿时,面容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幸好封景墨起身换衣服去了,才没有发现她的异样。

    今天真的是个值得高兴与庆祝的日子。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