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9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徐夫人在顾夫人那找回场子,气才顺点,就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,“你和弟妹在干嘛,为什么没跟过来,”

    语气十分急切和暴躁,徐夫人一时有些愣怔,“我和弟妹及几位夫人不过是有些累了,想休息一下,”

    “休息够了没,休息够了就去spa馆跟其他夫人汇合,”

    这话里却是生硬的命令,还夹着难以压抑的怒火。[txt全集下载]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夫人直接就懵了,她娘家赖家也是有些底蕴的家族,自己本身能力也不错,无论是管家还是交际,都是一把好手,在徐家那是婆婆喜欢,公公器重,丈夫爱重,妯娌敬畏,小辈尊敬。

    与老公不说是有多恩爱吧,但两人之间一向是和和美美,有商有量,老公是军人不假,但走的却是儒将风,再加上娘家给力,以往就算两人闹矛盾,男人也从未这般冲她吼过。

    说休息这样的借口,他又如何不知,这会让她过去,面子里子都丢了,以后还如何面对圈里其他夫人,不得被人笑死?

    心里十分委屈,她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老徐家的颜面,拿捏顾家人,总不能让人白白打脸吧,现在过去,以后徐家在帝都还有什么威信可言。

    转而又开始琢磨自家老公这个电话的含义,他这人素来要脸面,不是那等弃徐家脸面不顾的人,想来一定是顾家在他面前说了什么,或者顾家托了其他人在他跟前卖过好了,他面上过不去,这才装着打这番电话,将借口推脱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以往也不是没干过这事!

    男人在外要有大度、容人的气量,女人气性‘小’点也是有的,遂配合说道,“这会大家也要回来了,下次吧,下次有的是时间,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带着弟妹和其他夫人给我过去,”

    这句话声音压的极小,像是躲着人给她打的电话。

    语气很冲,徐夫人又懵了,这是什么意思,是‘戏’过了,还是她理解错了?

    “真要我过去?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,假的,赶紧过去,一定要跟顾家老夫人打好关系,订婚的事就当没发生,以后别提了,把人给我维好了,”

    “顾家这般打脸也不计较了?”

    “计较什么,人家老夫人压根就不知道这事,行了,电话里说话不方便,回头我再跟你细说这事,对了,那个顾大夫人给我维好了,做不成亲家,就趁她对咱们有愧,跟她打好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已经被我得罪了,”徐夫人截了丈夫的话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想法把人给我哄回来,供好了,这事不用我交你怎么做吧,”

    “刚把人得罪,现在让我上杆子哄她,徐家的脸面你还要不要?”徐夫人气极,“徐家的脸面你们不要,我自个还要脸面呢?”

    “随你,只要你以后别后悔就行,”徐中将丢下这句话,便撂了电话。

    直气的徐夫人直哆嗦,心里憋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捂着胸口,到底没有配合徐中将去讨好顾家人,虽说夫妻是一体,但脸面却是自己的,她也有自己的圈子要维护。

    中午是在莲湖阁摆的宴席,三拨客人被服务人员带着朝莲湖阁的方向汇合,徐夫人等人因为离的近,先到了一步,被服务人员直接安排入席,徐二夫人扫了眼桌上的冷盘,都是‘味闲居’招牌菜,心里不免有些膈应,这顾元琛为了给他那个小门户的未婚妻家造势,还真是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再看酒水,白酒是一斤大小的陶罐,红酒直接用大号玻璃杯装着,透过玻璃杯,那酒色璀璨红艳,煞是好看,但再好看,也无法掩盖它不是名酒出身,才落座,就指着红酒瓶子,假作无意地问道,“这酒什么牌子,瞧着跟我们平时喝的不大一样啊,”

    她们喝的都是从f国酒庄进口来的,一瓶红酒抵得上普通人一年甚至几年的工资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些酒水都是我们百宝阁自己酿制的,别处喝不到的,”服务员介绍道。

    徐二夫人撇撇嘴,“原来除了私房菜,你们还有私房酒啊,”又说,“颜色倒是好看,只是我脾胃不合,不是常喝的牌子,喝不习惯,”

    “徐二夫人喝不惯这酒,就拿来给我们这桌吧,我们这桌都是嗜酒之人,”

    一个身着银色貂皮大衣,略显爽利的声音自徐夫人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韩夫人啊,”徐夫人微笑着招呼道。

    南北两派世家关系一向紧张,但人前还得做足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夫人身体好点没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劳您惦记了,”

    韩夫人笑笑,“要我说,夫人身体疲乏更该去做个spa的,我昨个赶了趟夜车,还怕今个精神不济撑不到满场呢,结果做了个spa出来,竟觉得精神焕发饱满,人也年轻了许多呢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清脆,给人一种十分爽朗利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话说的好听,意思就不大好了,就差直接说,我一大老远赶来的客人都懂的客随主便的道理,你这个‘北派第一夫人’可不大给人主家面子。

    徐夫人亦回以淡笑,“我血压高,泡澡时水温不宜太高,容易晕堂,”

    韩夫人勾唇笑道,“是么?那就太可惜了,”

    徐夫人抬眼看她,这韩夫人是七大世家夫人中年数最小的,也就四十来岁,因保养得当,瞧着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,可这会瞧着似乎又年轻了许多,气色也比早上那会好多了,心下疑惑,就是整容,也没这么快吧!

    韩夫人见夏小姑等人落座,便道了声失陪,走过去在二伯母身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,亲亲热热地跟那女人说起了小话,感情好的,竟像是多年未见的闺蜜。

    徐夫人心里纳闷的很,这是什么情况,要知道韩夫人可是南派三大世家之一,又是萧家的女儿,以她的身份,跟二伯母那等小门户出身的人交好,也不嫌掉价。

    不对,这萧雅性子一向爽直,从来都是别人巴结讨好她,何时见过她这般上杆子交好别人的。

    徐夫人越发觉得这里头有古怪。

    “秀红,这酒真不错,对我口味,喝了这个,再喝别的只怕跟苦镪水似的,回头,你跟琛子说说,让他匀我几瓶呗,我也留着慢慢喝,”

    柳秀红也是个嘴欢的人,当即就说,“行,回头我给问问,”

    她这一松口,又有几位夫人跟着要,柳秀红玩笑般地说,“自家酿的酒,能得各位夫人喜欢,也是我们家得荣幸,多的不敢说,几瓶的量,我还是能够做主的,”

    柳秀红是交际能手,大伯母和夏小姑也不差,一个人一个夫人圈地被簇拥着,竟衬的她这个帝都第一夫人萧瑟的很,徐夫人越发觉得这里头有古怪,怎么一趟spa馆回来,夏家的女人们就成了香馍馍,成了大家竞相讨好奉承的对象?

    一定是spa馆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。( )

    正纳闷着,就听自家弟妹徐二夫人嘟囔道,“不过是泡个澡,怎么瞧着这些女人都跟变了个人似的,比早上那会可是年轻了不少,”

    徐夫人细细看过,果然,从spa馆回来的夫人太太们或多或少也都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还真不是她的错觉,为了让那些太太小姐夫人们心甘情愿地掏钱,这次的体验活动虽然用的是稀释过的蕴养液,但里面又另外加了些可以养颜护肤的精油和药液,这些东西都是顾元琛从苍雾灵洲购买来的,效果虽不及夏沅调制出来的好,但比地球上经过工业加工调配出来的高档化妆品那是好多了,绝对纯天然无污染零刺激零伤害的东西,比所谓的宫廷秘方绝对只好不差。

    再加上化妆师的巧手,地球后世的化妆水准已经堪比整容了,更别说高科技星球的化妆水平了,就是猪扒,也能画出女神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项技术顾元琛并没有连同‘生活管家’们一起引进来,然后世的化妆技术,已经足够让所有参加体验活动的夫人女士们容貌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这变化还挺明显的,是个人都能察觉出来,能成为贵夫人圈中的领军人物,徐夫人自然也不是傻的,偷偷让人将徐媛从小姐那桌叫了过来,“那spa馆到底怎么回事,”

    这个徐媛还真不清楚,她下了池中,喝了一杯服务员送上来的鲜榨果汁后就睡着了,等醒来后,spa疗程就结束了,她因为年轻,变化不是很明显,除了觉得皮肤白皙细腻了许多,其他也没啥大的变化,相比于她们这些年轻女孩,年龄越大的,变化越大,尤其是顾家、夏家两位老太太,跟重返青春似的,一日比一日年轻。

    她虽然昏睡过去了,但体内的探宝仪却是将水里的成分分析了一下,得出结论,水里加了能修复人体细胞,养护肌肤的纯天然无任何工业添加剂的液体。

    同时,还能滋养她的精神力,若那液体直接服用,很大可能会助她精神力提升,精神力提升,就会让探宝仪进阶。

    “效果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,虽然价格不低,但去的人都办了会员卡,”又说,“这卡必须本人亲自到场办理,别人不许代办,秘密是指纹解锁,所以这会员卡不能随意转送,只能本人办理本人使用,”

    会馆里的最便宜的美容疗程也要888元一套,她是徐家的小姐,这点零用钱还是有的,但人会馆又说了,她们会馆不接受散客预定,一定要走会员制。

    而会员最低会费是三万起步,三万元是普通会员价,不享受店内任何打折活动。

    五万元是银卡会员,享受8.8折。

    八万元是金卡会员,享受8.5折。

    因为是开业大酬宾,凡是今个参与会馆体验活动的夫人能在当场办理金卡会员的,可享受折上九折优惠,过时不候。

    而会馆内所有美容产品和护肤产品仅对会员出售。

    这个条件看似苛刻,但同时也是身份的代表,国外顶级会所哪个不是会员制度,这个价格虽然比外面的会所高了些,但也在大家的承受范围内,又有陆夫人和蔡夫人带头办卡,两人的身份,也在她们的默许下,被夏大伯母给宣扬了出去,这下那些夫人都坐不住了,这办的哪是卡啊,这办的是圈子,八万块钱,太值了!

    徐媛也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,当即就打电话给她爷爷了,只是那时候徐家爷两也忙着抢货,顾不着这边,等他们那边完事后,人家这边也结束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实名制办卡,徐家也只有徐媛一人办了一张金卡会员。

    听了徐媛的讲述后,徐夫人脸色就有些不大好看,难怪男人这么生气,便迁怒徐媛道,“既然知道陆夫人的身份,就该亲自来跟我说的,”

    “当时大家都抢着办卡,我若离开,连这个机会都没了,”

    话未说全,但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,这会员卡的事是夏家张罗的,他们徐家想跟顾家联姻的消息不信夏家不知道,就冲这办卡的规定,多半是冲他们徐家来的。

    使跟她们一样没办到卡的夫人过去问,果然就听管事的人说,会馆规模小,各项疗程名额今年已经满额。

    明年请早吧!

    徐夫人冷笑一声,觉得这夏家实在是上不了台面,小家子气十足,拦着不想让她办会员卡,她就办不到了?

    不过是顾家的联姻,还真以为舍了个女儿,就能做的了顾家人的主了?

    就算是国舅爷,行事太过头,也招人恨的吧!

    原先她倒也不觉得顾家这门亲有什么好,因为夏家的缘故,她倒是起了成全侄女的心,瞟了一眼被众多夫人讨好巴结的夏家人,心里冷笑不止,真是小人得志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失了顾家的护持,这夏家又会落到什么境遇。

    饭后,徐二夫人将女儿拉到一边,“那会所的美容项目效果真那么好?”

    哪个女人不爱美,眼瞧着平日里比自己显老的夫人洗个澡出来个个容光焕发,她心里不急才怪。

    有些平日里跟她不合的太太,更是显摆似的在她面前晃荡,实在是气人的很。

    徐媛摸摸自己脸,“我都觉得自己白了些,皮肤也细腻了许多,您说效果好不好,夏家那几个女人您也是看到的,哪个拎出来都比同龄人年轻好几岁,还有顾家奶奶和两位夫人,也都年轻的很,您忘了,您还问人家要过保养秘方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,你怎么不使人来叫我啊,”

    “我电话都打快爆了,要不是一直给你们打电话,我的会员号也不会这般靠后,”

    一共302位会员,她排在298位。

    会馆地方小,每天只能容纳五十位客人过来做保养,她被排在了第六波。

    心里还怨着呢?

    早点保养,就能早点进阶啊!

    徐二夫人也懊恼的很,“你在电话里也没说清啊,就说要去办卡,我寻思着,不就是一张会员卡,什么时候办不行,”又说,“当时你大伯母气不顺,坐在那儿不愿动窝,我哪敢给她火上交油,我又怕你叫急了,她将邪火往你身上发,怪你给家里丢丑,现在看来,还是我闺女眼光好,这顾家小子绝对是个潜力股,连你伯父和爷爷都看好的人,以后成就指定不小,这回你大伯母看打眼了,”

    又有些幸灾乐祸道,“我看啊,回去少不了要吃些排头的,”

    徐媛透过重重人群,看向正在招待宾客的顾元琛,心里就跟针扎似的,又疼又憋屈的慌,“我眼光就没差过,只是,时运稍差了些,认识元琛在夏沅之后,”

    不过,事在人为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就这么放手。

    徐二夫人也惋惜的,“这么好的孩子,怎么就认定了夏家那个小野种呢?除了一张脸,她哪里比的上你一根手指头,”

    手握美容秘方的女婿,这绝壁是镶钻的女婿,就这么便宜别人,她也不甘心!

    远远看见顾夫人被几个也没有办到会员卡的夫人围着讨好奉承,便拉着徐媛过去了,公公都发话说要交好顾夫人了,她也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