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29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沈童生没有子孙奉养天年,如果他的人品好一些,此时年纪老迈而无力养家糊口,就算不念着壮壮和前妻的情分,张硕也绝对不会置他于不顾,接他到自己家孝顺里奉养也不是一件为难的事儿,这是人伦之道,谁都有年老的时候。偏生沈童生比起周举人来不遑多让,贪得无厌,厚颜无耻,和寡妇同居后,没少给壮壮添烦恼。

    沈童生给张硕添麻烦,张硕倒也不在意,横竖他就是一个杀猪的,用不着在意名声好坏,但在人前破坏壮壮的名声就着实可恼了,逢人就说壮壮和后母的娘家亲,和亲娘的娘家疏远,对自己不如对老苏头和苏父那般尊重,乃是因自己家贫而苏家富裕云云。

    村里人知道沈童生的德行,自然不在意他说的那些话,但沈童生常和读书人来往,旁人不知底细,哪个不在背地里说壮壮的不是?

    即使如此,沈童生家地里的庄稼每年都是张硕雇人帮他收割,节礼亦未曾断过。

    因壮壮八月参加院试,故八月初张硕就带着他和小野猪往两位岳父家中送节礼,沈童生和老苏头、苏父苏母一样,除了猪肉月饼酒水外,每人都有一身衣裳鞋袜。

    见沈童生穿一身破破烂烂的旧衣裳出现在书院门口拦车,张硕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,他已经注意到从书院里出来的许多学子往这边看了。在书院里,壮壮人缘虽好,但也不是人人都和壮壮好,总有那么几个嫉恨壮壮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姥爷,您这是做什么?”壮壮走过去扶着他的手臂,问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嫌弃自己外祖父衣衫褴褛,平常家里长辈干活的时候个个都是穿打补丁的旧衣服,从地里回来的时候经常满身泥泞,他自己也常穿旧衣,但是外祖母明明有新衣服可以穿着出门,却单单穿着破烂衣服在书院门口拦着自己父子,显得有些居心不良。而且,壮壮认出了沈童生的这身衣裳,是三年前中秋时自己家送节礼给的,很久没见他穿过了。

    张硕一脸怒气。

    沈童生眯着一双昏花的老眼瞅着壮壮,半日后方拉长了声音,道:“壮壮啊,我这不是想搭你们家的马车去府城参加院试吗?你爹不同意,你也是个没良心的,我只好自己过来等你们了,走了老半天才从村里走到桐城,两条老腿都快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壮壮想起自己父亲说的话,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从小,祖父和父母就有很多事不瞒着他,如今年纪渐长,家里大小事他都清楚,尤其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,往往会询问自己的意见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自己家不差钱,对于沈童生的要求也不是不能满足,但年年月月如此,谁能忍受?

    “姥爷,您去参加院试,怎么不仅不带考篮笔墨纸砚,还穿得这样,不穿今年中秋下节礼时给您做的新衣裳?况且,爹没打算送我们去府城,刚放学,我想着家里的弟弟,无论如何得先回家一趟。”壮壮迅速地改变了主意,抬头见父亲点头,他心神一定,又笑道:“既然姥爷来了,就和我们一起回村,让爹把姥爷送到家门口,不必步行了。”

    满仓和壮壮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,闻言,率先爬上车,回头接了壮壮递来的书箱和包袱,钻进车内将里头预备的行礼挪到角落里,用二人从书院里拿出来的书箱和包袱压住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边来来去去的学生听了,都目露赞许。原先他们以为壮壮不善待外祖父,所以一老一小打扮有着天壤之别,现今听壮壮言语,再看壮壮丝毫不嫌自己外祖父又脏又老,亲自扶他上车,先前的疑心顿时扔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沈童生瞪大一双老眼,没想到壮壮会是这样的反应,也没能让他们屈从自己之意,心下火冒三丈,挣扎道:“我不回去,我得去府城,再过几天就是开考的日子了!”

    壮壮目光凌厉,只有这个时候他才有些像张硕,然而言语却十分温和:“外祖父不想回家,想去府城参加院试,也好,外孙这就给外祖父雇一辆马车送外祖父过去。爹给我些钱,我去给外祖父雇辆马车,咱家的车去了府城怕晚上难赶回来,弟弟年纪小,放学得回家。”

    张硕嗯了一声,从随身的褡裢里取了几串钱给壮壮。

    沈童生气极,嚷道:“雇车送我去就算完了吗?让我住在哪里吃在哪里?就让我穿着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两手空空地去参加考试?你们安的什么心!”

    张硕接手壮壮扶着他的手臂,笑道:“我当岳父糊涂了呢,原来自己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满身煞气,目光冷厉,直逼得沈童生身形一缩,心生胆怯,但是一心参加科举的心思终究占了上风,自恃是张硕的岳父,壮壮的外祖父,如若当众不能逼迫他们就犯,自己就真的没办法参加考试了,只能等明年,于是大声道:“既然你知道,还不快快给我准备衣裳笔墨,给我安排吃住的地方,等我考上了秀才,有你们的好处!”

    沈童生也不怕,反正张硕也不能动手打他。

    门口尚有未曾离去的学生,只看壮壮的热闹,听到这段话,脸上露出诧异之色,见壮壮已雇了马车过来,便有人上前问他:“张壮,令外祖父用功读书,一心上进,你们怎么不给他准备笔墨安排住处好参加院试?是不是真像有些人说的,越有钱的人越吝啬。”

    张壮看了他一眼,认出是比自己大四岁的同窗葛明清,参加府试时,自己通过了,他却没通过,一直心怀不忿,遂含笑道:“葛兄言重了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